Echoes from Hell

關於部落格
迴‧獄歌,衍生文學創作,在夜裡靜待並野望。
  • 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讓學分飛》ⅩⅡ

 


(取自《Hannibal》第二季,這張圖的故事在下面。)


這可能是一個做研究的人都會遇到的鳥事。

前陣子心血來潮,要我做某兩個receptor在某疾病機轉所扮演的角色,我只好去查paper,結果在NCBI上找到不到十篇,篩一篩,大概剩下四篇,四篇裡面,一篇說沒啥關係,一篇說是促進惡化,一篇說會抑制疾病,一篇講得非常模稜兩可,我被前三篇怒到,做了一張婊圖,根本不想看第四篇,因為這幾篇的impact factor都不怎樣,而且這跟我的碩士論文沒有太直接的關係。

我怒到直接殺進疾病動物模式的組織QPCR,結果就在QPCR那可怕的error bar中間鬼打牆,一直到現在,還好老闆很能體會組織QPCR的亂七八糟,說再repeat就好。

下禮拜老闆要我把論文終稿交給他,我又剛結束將決定我未來10年去向的一個重要考驗(的部份階段),剛把QPCR的檢體放下來,呆呆的在GoPubMed上找有沒有review paper可以給我當作寫introduction的靈感,突然發現兩年碩班的時間好像即將在一陣我活了這20年從沒有想像過的極度兵荒馬亂情況中結束了。
 
這兩年莫名其妙的拿了好幾張獎狀,也莫名其妙的被老闆電到跟豬頭一様,削去了某些熱情,同時也揮去了一些迷霧,感受過解答呼之欲出時心裡併發的強烈欣喜,體會過成果被證實沒有任何意義時的低迷消沈,在太陽還沒出來的紫色天空底下衝到實驗室,在太陽升起時坐在實驗室沙發上迷迷茫茫的看日出,追逐我原來不敢夢想之事,置足我不曾探索之地,下降到前所不知的低谷,同時也飛升到前所未有的高空。

我想在這個「學歷」與「讀書」被強烈質疑的時代,一個人需要重新思考「學歷」與「讀書」對於自我的價值。我很高興我用了兩年的時間,證實我當時做的決定並沒有讓我失望。

半個月後就是口試之戰,也祝還在與論文奮戰的各位掩柩生們一切順利。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