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es from Hell

關於部落格
迴‧獄歌,衍生文學創作,在夜裡靜待並野望。
  • 1456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elix 雙螺旋】Out of the Shadows 別怕黑



她雙臂緊緊抱著膝蓋,將自己蜷成一球,努力將自己的體積縮到最小,彷彿如此一來便可抵禦周遭絕對的黑暗入侵她的體內。她不知道時間已經過了多久,只知道她曾對著緊閉的金屬門又拍又叫,但回應她哭嚎的只有如同那些彷彿延伸到無盡白雪之域的長廊般漫長的靜謐,手掌與喉嚨灼熱的疼痛使得她通身感受到的寒冷更佳尖銳難耐。
 
這裡沒有小屋溫暖的爐火,沒有母親低柔的絮語,只有震耳欲聾的沈默與逐漸包裹她感官與意識並挾著她往未知領域延展的黑暗,而她圍困其中,像隻受傷的小動物般無助地抽噎著,懼怖攻佔她的臉頰,化作鹹濕的淚水湧進她的鼻腔令她感到窒息,但她不敢抬頭,唯恐抬起頭就會發現她的夢魘在黑暗中凝視她,牠有一雙銀幣般、在漆黑中、在深夜的床角、在顛簸的飛機上、在惡夢的深處咆哮著的明亮眼睛,因此當門在輕柔的嘶嘶聲中滑開時,她沒有看到她那伴隨著光亮走進密室內的施救者。

「茱爾斯。」她父親深深嘆息,彷彿剛才他是用蠻力將門撬開一様,然後他一把將抽抽搭搭的她抱起,摟在懷裡,「我找到妳了。」

她在他臂膀中抽泣,將佈滿淚痕的臉頰埋進他外套帽子上柔軟的絨毛裡,絨毛有冰冷和水的氣味,他在顫抖,她想,大概是因為冷,因為他總是從冰雪中來。

當他轉身時,她怯生生地最後一次望進那囚禁她的密室。走廊明亮的光線將它的內臟暴露無遺,裡面只有靠牆站好的鐵架與擺放整齊的紙箱,就像她身邊的一切般井然有序地容納不下任何怪物。她抱緊他,彷彿要藉由他的體溫確認夢醒後的真實性。

「我們回家吧。」他輕聲說,低沈的嗓音在他胸腔隆隆作響,手掌輕輕撫過她的頭髮,她順從他的安撫閉上眼,睜開眼後,她就會看到熟悉的家與熟悉的燈火,但她從來沒看見光線透過他濕潤的雙眼,像破曉時分蒼白的陽光穿過厚重、古老的冰層,閃耀著在惡夢深處咆哮著的明亮銀光。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