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es from Hell

關於部落格
迴‧獄歌,衍生文學創作,在夜裡靜待並野望。
  • 145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下輩子不做掩柩生》Ⅳ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
<img src="http://pics16.yamedia.tw/43/userfile/l/loup/album/1545de07c7a1b1.jpg" /></div>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
<br />
(取自《BBC SHERLOCK》第三季,茉莉真是研究員好典範,其實她應該是捲福的學姊吧。)<br />
&nbsp;</div>
<div>
<br />
然後捲福手上那台是解剖顯微鏡,下面那個脖子長長的燈叫做蛇燈,兩個組合在一起通常用於小型動物手術,如果用肉眼做會把你弄瞎把老鼠弄死的那種,我不知道像歇洛克生化、法醫檢驗相關專業的同學到底是拿它做什麼,我還真沒看過有人用這個觀察細胞,<span style="font-size:14px;"><strong>反正載物台上也沒東西嘛魔法特</strong></span>(喂)而且我們已經非常習慣於看著他們拿光學顯微鏡拍出掃瞄式電子顯微鏡的影像,或解剖顯微鏡拍出光學顯微鏡的影像,全都端看劇組當時借得到哪款的顯微鏡,跟哪台顯微鏡出得了哪款data完全無關,對吧同學們?<br />
<br />
為什麼是「下輩子不作研究生」呢?<span style="font-size:14px;"><strong>因為這輩子還是要做啊要不做只好等下輩子的你懂嗎?</strong></span>前兩週才結束期中考,雖然說只有兩科,但說真格的兩科就可以搞死人了,碩士班考完全都唉唉叫著要休學,而我這個主動挖了坑給自己跳的只好惦惦。不過,研究室裡的氣氛<strike>在老闆沒抓狂電人時</strike>算是挺歡樂的,每天就是讀書啊看paper啊跟老闆瞎扯淡啊觀察學長欺負小老鼠啊什麼的。<br />
<br />
總之,我還活著,而且還過得去,各位寒假見,我要再次下潛了(喂<br />
<br />
<br />
Fin<br />
<br />
&nbsp;</div>
繼續閱讀

(取自《BBC SHERLOCK》第三季,茉莉真是研究員好典範,其實她應該是捲福的學姊吧。)
 

然後捲福手上那台是解剖顯微鏡,下面那個脖子長長的燈叫做蛇燈,兩個組合在一起通常用於小型動物手術,如果用肉眼做會把你弄瞎把老鼠弄死的那種,我不知道像歇洛克生化、法醫檢驗相關專業的同學到底是拿它做什麼,我還真沒看過有人用這個觀察細胞,反正載物台上也沒東西嘛魔法特(喂)而且我們已經非常習慣於看著他們拿光學顯微鏡拍出掃瞄式電子顯微鏡的影像,或解剖顯微鏡拍出光學顯微鏡的影像,全都端看劇組當時借得到哪款的顯微鏡,跟哪台顯微鏡出得了哪款data完全無關,對吧同學們?

為什麼是「下輩子不作研究生」呢?因為這輩子還是要做啊要不做只好等下輩子的你懂嗎?前兩週才結束期中考,雖然說只有兩科,但說真格的兩科就可以搞死人了,碩士班考完全都唉唉叫著要休學,而我這個主動挖了坑給自己跳的只好惦惦。不過,研究室裡的氣氛在老闆沒抓狂電人時算是挺歡樂的,每天就是讀書啊看paper啊跟老闆瞎扯淡啊觀察學長欺負小老鼠啊什麼的。

總之,我還活著,而且還過得去,各位寒假見,我要再次下潛了(喂


Fin

 
" meta-author="loup"> 分享至facebook

《下輩子不做掩柩生》Ⅲ

&nbsp;<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16.yamedia.tw/43/userfile/l/loup/album/153cb6a429c014.jpg" alt="" /><br /><br />(取自《Syfy Helix 雙股螺旋》,最近CDC在美劇很紅啊,名氣扶搖直上<strike>但編劇的醫學常識依然令人憂心</strike>。)</div><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nbsp;</div><br /><br />《Helix》號稱(基礎)醫學驚悚劇,但演員抓實驗鼠的方式真叫人不敢苟同,他們家的老鼠應該都超乖的,平常雇人一天玩八小時之類的,否則演員的手指頭是否建在恐怕都是個問題。似乎是打鐵趁熱,最近《FX The Strain 血族》來勢洶洶,集流病、謀殺與歌德式驚悚等題材於一劇,而且還是由暢銷小說改編,私以為應該靠譜一點,但看到男主角將一架波音747(?)飛機裡的所有屍體都交給一位法醫師驗,當場就:<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trong>你以為解剖只要切一切就好嗎都不用塗盤不用上CBC不用做病理切片不用作血清檢驗幾百具屍體一個晚上這樣誰還要當病理醫生啊救人唷!!!</strong></span>不過,無論編劇是為了戲劇性或挾著電視劇的破格而綁架了醫學常識展開到天邊,<strike>只要有真田廣之我就吃這道菜呀所以《CBS Extant 天傳》我來惹呀呼呼呼呼~~~(冷靜一下好嗎</strike><br /><br />雖然《Penny Dreadful 英國恐怖故事》也有不少電生理學與血液學的疑點,但至少讓人無法吐嘈,<strike>要知道21世紀的醫學之所以能發展成這樣就是有一海票人花了整個20世紀在吐嘈維多利亞時代的醫學哪輪得到我啊</strike>。再看看隔壁棚的《The Night Shift 夜班醫生》,他們對自己家的感控是很有信心啦我相信,樹枝插肚子可以把腹腔的血輸回去,重度燒傷病患可以停留在急診室這麼久而不需要到燒傷中心隔離,不過,畢竟能吐嘈臨床的大概也只有待過臨床的,所以我們除了在戲外:「嗯......真的是這樣嗎?」外,好像也不能做什麼(到底是想做什麼<br /><br />總之,藉由這些政治不那麼正確(?)電視劇,醫學院的學生們也可以發展出另一套看電視劇的樂趣,別忘了在打開檔案前打開你的《重症加護醫療手冊》目錄或臨床生化唷。<br /><br />以上,後面沒惹。<br /><br /><br />Fin<br /><br /><br type="_moz" />
繼續閱讀
 


《Helix》號稱(基礎)醫學驚悚劇,但演員抓實驗鼠的方式真叫人不敢苟同,他們家的老鼠應該都超乖的,平常雇人一天玩八小時之類的,否則演員的手指頭是否建在恐怕都是個問題。似乎是打鐵趁熱,最近《FX The Strain 血族》來勢洶洶,集流病、謀殺與歌德式驚悚等題材於一劇,而且還是由暢銷小說改編,私以為應該靠譜一點,但看到男主角將一架波音747(?)飛機裡的所有屍體都交給一位法醫師驗,當場就:你以為解剖只要切一切就好嗎都不用塗盤不用上CBC不用做病理切片不用作血清檢驗幾百具屍體一個晚上這樣誰還要當病理醫生啊救人唷!!!不過,無論編劇是為了戲劇性或挾著電視劇的破格而綁架了醫學常識展開到天邊,只要有真田廣之我就吃這道菜呀所以《CBS Extant 天傳》我來惹呀呼呼呼呼~~~(冷靜一下好嗎

雖然《Penny Dreadful 英國恐怖故事》也有不少電生理學與血液學的疑點,但至少讓人無法吐嘈,要知道21世紀的醫學之所以能發展成這樣就是有一海票人花了整個20世紀在吐嘈維多利亞時代的醫學哪輪得到我啊。再看看隔壁棚的《The Night Shift 夜班醫生》,他們對自己家的感控是很有信心啦我相信,樹枝插肚子可以把腹腔的血輸回去,重度燒傷病患可以停留在急診室這麼久而不需要到燒傷中心隔離,不過,畢竟能吐嘈臨床的大概也只有待過臨床的,所以我們除了在戲外:「嗯......真的是這樣嗎?」外,好像也不能做什麼(到底是想做什麼

總之,藉由這些政治不那麼正確(?)電視劇,醫學院的學生們也可以發展出另一套看電視劇的樂趣,別忘了在打開檔案前打開你的《重症加護醫療手冊》目錄或臨床生化唷。

以上,後面沒惹。


Fin


" meta-author="loup"> 分享至facebook

【哈利波特】A Jinx for a Jix 咒咒相報何時了 Ⅱ

&nbsp;<br /><br /><div>只要衛斯理太太下定決心,她就有足夠的能力與毅力突破橫亙在她與目標之間的阻礙,無論那代表著在治療師的溫吞與雙胞胎們的迫不及待中炸開聖蒙果醫院的產房大門或為了接二連三被流行性感冒放倒的衛斯理們徹夜未眠的守在熬煮的大釜前,她促成「布萊克對石內卜」這場決鬥之不遺餘力,任何不熟識她的人都有可能將這積極誤解為葛萊芬多為其他學院詬病的好勇鬥狠,但當她威脅蒙當哥若不取消賭盤她便會把他那些偷來的天殺大釜通通塞進他肚子裡──至於從<b>哪兒</b>塞進去則會是個驚喜──時,任何有關「公報私仇」、「血氣方剛的歐巴桑」或「她需要的是一顆搏格與兩根球棒」的評論也同時銷聲匿跡,同時,她也辯才無礙地說服了瘋眼穆敵這個強而有力的盟友加入了她的特殊任務中──他們的行動綱領包括了幾次威脅、哄騙、安撫以及爐火前令人昏昏欲睡的促膝長談,於是,在一個週六的早晨,幾名鳳凰會的成員從四面八方的戰場聚集到古里某街,靜候這場決鬥揭開序幕。</div>
繼續閱讀

《下輩子不做掩柩生》Ⅱ

&nbsp;<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br /><br /><img src="http://pics16.yamedia.tw/43/userfile/l/loup/album/153992d4a54f59.jpg" alt="" /><br /><br />(取自《Penny Dreadful》,這劇就一句話:「伊娃葛林,冷血砲王。」(你滾)</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br /><br />終於在切了2年的老鼠之後,我要去切人惹,看我在離開之前能不能A一套手術器械走(你想咧<br /><br />上上禮拜口試結束後陷入慢性疲勞症候群,坐在書桌前腦子根本不想動,偏偏這時間點朋友們在工作的在工作,在讀書的還在讀書,空閒的時間又不夠我跑去戈壁沙漠流浪,這就是畢業生時不我與的悲哀又有誰懂,所以除了做實驗外,基本上所有的時間都瞪著電腦以亂逛網拍與微博結束。</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nbsp;</div><br />要是半年前這種狀態肯定是馬上進修羅再填幾個坑或之類的,但這幾個月發現過往那種想要寫文、寫故事的衝動已經沒有了。從前總是有幾個故事可以觸動我的心弦,新坑舊墓都好,用力撥那條弦總是可以震盪出一些旋律,從荒腔走板或聽得出一些結構性都有,但現在沒了,大概像一支弦全斷光的琴。<br />
繼續閱讀


終於在切了2年的老鼠之後,我要去切人惹,看我在離開之前能不能A一套手術器械走(你想咧

上上禮拜口試結束後陷入慢性疲勞症候群,坐在書桌前腦子根本不想動,偏偏這時間點朋友們在工作的在工作,在讀書的還在讀書,空閒的時間又不夠我跑去戈壁沙漠流浪,這就是畢業生時不我與的悲哀又有誰懂,所以除了做實驗外,基本上所有的時間都瞪著電腦以亂逛網拍與微博結束。
 

要是半年前這種狀態肯定是馬上進修羅再填幾個坑或之類的,但這幾個月發現過往那種想要寫文、寫故事的衝動已經沒有了。從前總是有幾個故事可以觸動我的心弦,新坑舊墓都好,用力撥那條弦總是可以震盪出一些旋律,從荒腔走板或聽得出一些結構性都有,但現在沒了,大概像一支弦全斷光的琴。
" meta-author="loup"> 分享至facebook

《下輩子不做掩柩生》Ⅰ

<div>&nbsp;<img src="http://pics16.yamedia.tw/43/userfile/l/loup/album/15389f4dc89dfe.jpg" alt="" /></div><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br />(取自《X戰警:第一戰》,上面的offer純屬虛構不是特別針對哪位老闆,請老闆們不要對號入座。)</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br /><br />論文答辯無事終了,說沒事也不能算沒事,因為口委雖然放你通行但這並不代表你老闆會放你通行。答辯前一天我居然不是在準備報告內容而是在誘發下一批老鼠,你就知道在「答辯&rarr;畢業證書&rarr;老闆放你走」之前,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第一個箭頭可能是從加州的迪士尼樂園走到它對面的迪士尼冒險樂園,第二個箭頭就可能是從洛杉磯走66號公路一路殺到拉斯維加斯,這樣的差異,為何第二個箭頭會如此漫長?因為還有data要補,答辯完第二天我老闆居然寄信給我同學問說怎麼還沒看到某某實驗設計的protocol,由此可知對老闆來說,答辯根本不算什麼,<strike>不過就是上台給其他老師婊一婊</strike>。<br />&nbsp;</div><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loup&amp;f=3355876&amp;i=201241189"><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nbsp;</div><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nbsp;</div></a>這幾個月來,對於論文與實驗外的事物幾乎毫無熱情,看電影/影集則是一個讓自己暫時抽離現實生活的一個手段,總覺得該讓自己休息一下了。<br /><br /><br />Fin<br /><br /><br type="_moz" />
繼續閱讀

(取自《X戰警:第一戰》,上面的offer純屬虛構不是特別針對哪位老闆,請老闆們不要對號入座。)


論文答辯無事終了,說沒事也不能算沒事,因為口委雖然放你通行但這並不代表你老闆會放你通行。答辯前一天我居然不是在準備報告內容而是在誘發下一批老鼠,你就知道在「答辯→畢業證書→老闆放你走」之前,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第一個箭頭可能是從加州的迪士尼樂園走到它對面的迪士尼冒險樂園,第二個箭頭就可能是從洛杉磯走66號公路一路殺到拉斯維加斯,這樣的差異,為何第二個箭頭會如此漫長?因為還有data要補,答辯完第二天我老闆居然寄信給我同學問說怎麼還沒看到某某實驗設計的protocol,由此可知對老闆來說,答辯根本不算什麼,不過就是上台給其他老師婊一婊
 
 
 
這幾個月來,對於論文與實驗外的事物幾乎毫無熱情,看電影/影集則是一個讓自己暫時抽離現實生活的一個手段,總覺得該讓自己休息一下了。


Fin


" meta-author="loup"> 分享至facebook

【哥吉拉 2014】Life is Unfair and Love is a Perfect, Radiated Bitch 生命苦短,唯愛(如同輻射污染般)永存

<span style="text-indent: 24pt;"><br /><br /></span><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16.yamedia.tw/43/userfile/l/loup/blog/1537e2368a4b59.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br /><br /><br type="_moz" />
繼續閱讀

《讓學分飛》ⅩⅡ

&nbsp;<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16.yamedia.tw/43/userfile/l/loup/album/15374ccb7ca523.jpg" alt="" /><br /><br />(取自《Hannibal》第二季,這張圖的故事在下面。)</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br /><br />這可能是一個做研究的人都會遇到的鳥事。<br /><br />前陣子心血來潮,要我做某兩個receptor在某疾病機轉所扮演的角色,我只好去查paper,結果在NCBI上找到不到十篇,篩一篩,大概剩下四篇,四篇裡面,一篇說沒啥關係,一篇說是促進惡化,一篇說會抑制疾病,一篇講得非常模稜兩可,我被前三篇怒到,做了一張婊圖,根本不想看第四篇,因為這幾篇的impact factor都不怎樣,而且這跟我的碩士論文沒有太直接的關係。<br /><br />我怒到直接殺進疾病動物模式的組織QPCR,結果就在QPCR那可怕的error bar中間鬼打牆,一直到現在,還好老闆很能體會組織QPCR的亂七八糟,說再repeat就好。<br /><br />下禮拜老闆要我把論文終稿交給他,我又剛結束將決定我未來10年去向的一個重要考驗(的部份階段),剛把QPCR的檢體放下來,呆呆的在GoPubMed上找有沒有review paper可以給我當作寫introduction的靈感,突然發現兩年碩班的時間好像即將在一陣我活了這20年從沒有想像過的極度兵荒馬亂情況中結束了。<br />&nbsp;</div>這兩年莫名其妙的拿了好幾張獎狀,也莫名其妙的被老闆電到跟豬頭一様,削去了某些熱情,同時也揮去了一些迷霧,感受過解答呼之欲出時心裡併發的強烈欣喜,體會過成果被證實沒有任何意義時的低迷消沈,在太陽還沒出來的紫色天空底下衝到實驗室,在太陽升起時坐在實驗室沙發上迷迷茫茫的看日出,追逐我原來不敢夢想之事,置足我不曾探索之地,下降到前所不知的低谷,同時也飛升到前所未有的高空。<br /><br />我想在這個「學歷」與「讀書」被強烈質疑的時代,一個人需要重新思考「學歷」與「讀書」對於自我的價值。我很高興我用了兩年的時間,證實我當時做的決定並沒有讓我失望。<br /><br />半個月後就是口試之戰,也祝還在與論文奮戰的各位掩柩生們一切順利。<br /><br /><br />Fin<br /><br /><br type="_moz" />
繼續閱讀


這可能是一個做研究的人都會遇到的鳥事。

前陣子心血來潮,要我做某兩個receptor在某疾病機轉所扮演的角色,我只好去查paper,結果在NCBI上找到不到十篇,篩一篩,大概剩下四篇,四篇裡面,一篇說沒啥關係,一篇說是促進惡化,一篇說會抑制疾病,一篇講得非常模稜兩可,我被前三篇怒到,做了一張婊圖,根本不想看第四篇,因為這幾篇的impact factor都不怎樣,而且這跟我的碩士論文沒有太直接的關係。

我怒到直接殺進疾病動物模式的組織QPCR,結果就在QPCR那可怕的error bar中間鬼打牆,一直到現在,還好老闆很能體會組織QPCR的亂七八糟,說再repeat就好。

下禮拜老闆要我把論文終稿交給他,我又剛結束將決定我未來10年去向的一個重要考驗(的部份階段),剛把QPCR的檢體放下來,呆呆的在GoPubMed上找有沒有review paper可以給我當作寫introduction的靈感,突然發現兩年碩班的時間好像即將在一陣我活了這20年從沒有想像過的極度兵荒馬亂情況中結束了。
 
這兩年莫名其妙的拿了好幾張獎狀,也莫名其妙的被老闆電到跟豬頭一様,削去了某些熱情,同時也揮去了一些迷霧,感受過解答呼之欲出時心裡併發的強烈欣喜,體會過成果被證實沒有任何意義時的低迷消沈,在太陽還沒出來的紫色天空底下衝到實驗室,在太陽升起時坐在實驗室沙發上迷迷茫茫的看日出,追逐我原來不敢夢想之事,置足我不曾探索之地,下降到前所不知的低谷,同時也飛升到前所未有的高空。

我想在這個「學歷」與「讀書」被強烈質疑的時代,一個人需要重新思考「學歷」與「讀書」對於自我的價值。我很高興我用了兩年的時間,證實我當時做的決定並沒有讓我失望。

半個月後就是口試之戰,也祝還在與論文奮戰的各位掩柩生們一切順利。


Fin


" meta-author="loup"> 分享至facebook

【Helix 雙螺旋】Out of the Shadows 別怕黑

<br /><br />她雙臂緊緊抱著膝蓋,將自己蜷成一球,努力將自己的體積縮到最小,彷彿如此一來便可抵禦周遭絕對的黑暗入侵她的體內。她不知道時間已經過了多久,只知道她曾對著緊閉的金屬門又拍又叫,但回應她哭嚎的只有如同那些彷彿延伸到無盡白雪之域的長廊般漫長的靜謐,手掌與喉嚨灼熱的疼痛使得她通身感受到的寒冷更佳尖銳難耐。<div>&nbsp;</div>
繼續閱讀

《讓學分飛》ⅩⅠ

&nbsp;<br /><img src="http://pics16.yamedia.tw/42/userfile/l/loup/album/153198a6a37475.png" alt=""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br />(取自《冰雪奇緣》,這是一個發生在考場裡的故事。)</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br /><br />前陣子去某大學考試,好不容易考到最後一節,開始不到五分鐘,就有考生的手機在黑板前唱著Let It Go。唱很久,久到監考官可以翻遍二三十個包包,找到是誰的手機在響。忘記手機響是扣分還是這科零分計算,最近剛好是研究所與博士班的考季,騷年們要記得關手機啊。<br /><br />最近忙著動物實驗收尾,收得差不多之後老闆又要加做細胞,總之就是永無止盡的給小畜生動手術、跟老闆e-mail對炸不啦不啦不啦,原本打算就這樣把網誌放置到初稿寫完,沒想到最近這一兩個禮拜實在被留言廣告給煩到受不了,不想要給廣告商一個錯覺這邊已經荒廢可以亂丟垃圾。<br /><br />生存報告以上,後面沒了請不要點進去。<br /><br /><br />Over<br /><br />&nbsp;</div>
繼續閱讀

【哈利波特】A Jinx for a Jix 咒咒相報何時了 Ⅰ

<div>&nbsp;<br />&nbsp;</div> <div>茉莉‧衛斯理有七個孩子,雖然他們都繼承了衛斯理家的招牌紅髮與讓分類帽沒有第二個選擇的強烈葛萊芬多特質,但毫無疑問的,長年與家裡的八個衛斯理過招的經驗讓她充分認知到千萬不可低估遺傳的多樣性,同時,她也對於自己在八個衛斯理造成的各樣突發狀況──從最早的查理與比爾對抗亞瑟的聯合戰線,榮恩對抗雙胞胎,到派西對抗所有人而金妮成功擊敗所有人,那牽涉到洞穴屋差點被一株發狂的長春藤拆成碎片──中周旋的技巧以及終結一切吵架、拌嘴、哭泣、尖叫、決鬥與人身攻擊的藝術產生某種程度的成就感,這給了她比精通「一個口令疊完所有的襪子」以及「一揮魔杖解決掉馬桶的成年尿垢」等困難的家務魔法更充足的理由,讓她抬頭挺胸的面對她的家庭與廣大的巫師社群。</div> <div>&nbsp;</div><div style="text-indent:24.0pt">&nbsp;</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loup"> 分享至facebook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